红黑大战开户官方网站

今天是:
返回顶部
当前位置:首页 > 酒之博览 > 酿酒工艺

饮茅台酒记

发布时间:2019-08-03 05:52:09

分享至:
打印
饮茅台酒记 从一个镇子到另外一个镇子
像是时代的回声
那道河水一直在我的身体里咕噜咕噜作响
那儿白雾丛生,虫鸣成林
低垂的夜幕,像树木和三月的阴影
从山岭间滚落下来
 
像是时间的雕像
那道山岭一到下雨天就在我的身体里浮现
我记得它,寒婆岭
那道坡,我也记得它,马鞍山
还有那些吹不灭的灯火
一再扑闪于寒冷的雨幕
比那些黑夜更有耐心
 
像是永恒的意象
环峙的群山,在我的身体里起伏着
它们有风一样的旋律,有大象一样的威仪
还有那些粮食,随着时令的转换
在我的身体里发芽、吐穗、扬花、结籽
它们有黄金的重量
也有月光的宁静
我不知道从贵州茅台镇到湖北景阳镇有多远
但我知道从一粒粮食到一滴酒有多远
甚至不需要亲自跑一趟
我就可以把一个镇子搬迁到我的身体里
我为它遮风挡雨
它为我储存着从未泯灭
一点即燃的血性
过茅台镇
同行的人,一些昏昏欲睡,一些魂不守舍
仿佛遗失了最重要的一件
随身携带之物,还有一个晕了三次车
现在已经气喘吁吁
靠着窗户打盹儿的那位,身体忽然情不自禁地
抖动了一下,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
也跟着抖动了一下,仿佛握着酒杯时
忽然打了一个酒嗝。岂止是他啊
 
我们的车辆跟着抖动了一下
山下的那条河流跟着抖动了一下
河流里越来越平静的天空
也跟着抖动了一下。这惊心动魄的一幕
被一个醉汉撞见了。他抓紧了前面的座位
把身体前倾,继而像河流对岸的那架山一样
把悬着的一颗石头放松了下来
他细心地发现,司机握方向盘的手没有抖
 
离开镇子已经一个半小时,可所有的人
都好像还没有从一坛酒里走出
包括那个孩子,红着脸蛋儿
好奇地打量着发生在眼前的一切
仿佛春天刚刚降临人世的样子
而浑圆的云朵越来越近,房子越来越小
只有那条河流的水声
还在我们的身体里反复吟咏
饮茅台酒记
我们四个人,人手持一只小小的酒杯
一口一个。可总有几滴
像是什么话,沾在干枯的嘴唇上
欲落未落。往事在缭绕的烟雾中闪闪发光
 
我们不是英雄,这个时代不适合他们
即使胸怀间偶尔住着一个
我们也要用小小的杯盏,将之灌醉
让他变成一头永无出头之地的困兽
慷慨与激昂,已成绝响
 
窗外细雨霏霏,十一月的寒气已经开始杀人
好在我们有酒壮胆,有肉暖身
但谁也不提离别的事,仿佛那是多年以前
已经发生过的事
或是多年以后才会发生
 
当我们在雨幕里拱手告别之时
才恍然记起该用大碗喝一场
该像英雄们那样,痛快淋漓地醉一场
可是我们略显醉意的身影
很快被细雨淹没
我想陪父亲喝个一醉方休
我没能赶上父亲最年轻的时候
那时候的他,身体里住着一只老虎
一斤烈酒不在话下
将一大盘猪肉收拾干净
也只是眨眼之间的事
 
等我记住他的时候,他已经三十好几了
可那时他依然可以扳倒一头牛
坏脾气像一颗爆竹
经常喝得酩酊大醉,坐在月光里呕吐往事
不把飞逝的岁月放在眼底
 
他现在该知道了,岁月也不曾把他放在眼底
一阵风啊,就吹弯了他的腰
吹走了他打虎扳牛的日子
也吹走了他的好酒量
许多年里,我一直反对他饮酒
因为他像个暮年英雄
常常因为回想起潦倒贫穷的一生而沉默
 
现在,我想带一坛被他念了多年的
茅台回家,陪他喝个一醉方休
与他谈谈人生和理想
更要给他赔礼道歉:那些年,我们团结起来
差不多把这个像酒精一样烈性的男人
树为人民公敌
可是他已被风湿病缠绕多年
遵医嘱,已不敢吃酒
 
父亲老了,一坛窖藏了一个甲子的
茅台,日日被母亲饮用

中国贵州红黑大战开户官方网站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2019 黔ICP备17011675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黔B2-20050029

贵公网安备 52038202001007号